老房子动迁的不舍感想 [关于拆迁的文章]

  回到家,父亲说,老屋要拆迁了。 我放下书包,什么也没说,脚步却不听使唤,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,恍恍惚惚地就踱到了老屋门口。 以下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关于拆迁的相关的文章,欢迎阅读参考!

  关于拆迁的文章篇【1】

  他村里如今面临拆迁的房子,大多建于1980年至2010年的两层半或三层半的小楼房,他的小楼房建于2010年也属被拆迁之列。他听说拆迁要来,他的小楼房可以“变卖”100万元时,他是多么兴奋,两眼放光。

  拆迁,这个有关摧毁与重生,剥夺与给予,公平与财富的故事,在到处轮番上演之后,终于轮到他的家乡,xXX村,一个只有30户人家的小村庄。

  “能拖就拖,拖得越久补偿越多。”这是他听来的经验,拖着不签字,这几乎是农民唯一领到更多拆迁补偿费的筹码。他用小算盘算着,村里人只要同心协力,一户一户磨下来,拆迁工作一定会很费时日,到时拆迁补偿一定会很多。

  尽管拆迁告示贴出来,动员村民在当月30日前签字搬家走人,属于配合政府的拆迁工作,可以得到奖励,他相信村里人也会像他一样不会买政府的账的。可是,随着越来越多的村民签字搬走的消息,一天天传到他耳里,他的神情显得日益沉重起来。一天夜晚,一帮“打手闯入他侄仔家里,逼问:“你到底签还是不签?”他侄子急忙跑到楼上打电话求救,他从睡梦中被电话惊醒,他一边帮侄子商量对策,一边觉得呼吸急促得气都很难喘得上来。他从侄子那里打探到,按上个月那些房屋拆迁补偿数据林林总总算下来,能折合到每平方米2000元,他家小楼房总共500平方米,足能领到100万元拆迁补偿费的。他心想,如果再拖下去,他的小楼房价值,就会超过100万元。

  这次拆迁告示贴出来,他一看傻眼了,按照这次补偿标准,他的小楼房只能领到50万元。为了鼓励村民在30日前签字搬家走人,也不过再多领10万元的奖励。他铁青着面,大声嚷道:“他娘的!怎么连付安置房的钱都不够,还要倒贴,这肯定是胡来,没有按政府拆迁文件办!”他赶紧叫侄子上网查找所谓的拆迁安置文件,他细细看来,发现按照这份几年前制定的文件,他家小楼房的价值更少,也就只有10万元。此时,他脸色惨白,昏迷过去了。他醒来后,发现家里突然爬进了有很多毒蛇。次日,他侄子无端被人殴打。他看情况不同,当即拔打110报了案。

  “这个丁子户,活该!”……

  “这小子该打!他自己不签也就算了,还去扇动别人不签,做反动工作!”……

  这些话是他走过拆迁办公室门口时,亲耳听到拆迀办工作人员,义正词严地向当地派出所破案组的民警们说的。

  关于拆迁的文章篇【2】

  拆迁工人之礼赞

  这几天,像巨人一样立在我们门前的高楼突然消失了。

  是哪里的神仙下凡来搬走的?我正疑惑时,听到了一阵叮叮铛铛的响声从工地传来,我站在窗口俯着身子眺望,原来是拆迁工人正在劳动,他们像天兵天将一样,挥舞着各自的“武器――有的拿着钢钎,使劲地撬动着砖块;有的拿着铁锤狠狠地敲打着断墙;有的挥动着铁铲将一堆堆石渣掀下楼去。他们都使出了吃奶的劲儿,一天天地把巨人变成了矮子,让高楼烟消云散。

  在炎热的太阳下,工人们挥汗如雨,有的热得脱光了上衣,有的袒胸露臂,全身都是发达的肌肉,像健美运动员一样强壮;有的在灰尘中穿梭,虽然是满面尘土,但是在他们古铜色的脸上依然挂着微笑。

  他们起早摸黑,想早一点把城市的“旧衣”脱掉,让城市早一天穿上“新衣”。

  看着这些不怕脏,不怕苦的拆迁工人,我的心里油然而生敬意他们用辛勤的汗水改造着我们的城市,他们是我最敬佩的人。

  关于拆迁的文章篇【3】

  近日,一则关于“大妈拆迁队”的视频被上传于网络,引发网友关注及跟帖。1月21日,记者采访获悉,网曝内容发生于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,“大妈拆迁队”屡屡“助力”拆迁。对此,警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已经立案,正在调查。

  在这段长达6分14秒的视频片段里,大体记录了一处房屋拆迁前原貌,拆迁后的废墟,废墟上简易房及简易房遭围攻、拆除的过程。

  “无良开发商”、“人在做,天在看”,一些网友纷纷发帖留言,表达愤慨。

  1月21日,记者采访获悉,网曝拆迁房屋位于柘城县春水路北侧、西环路东侧,邵园乡原联社家属区,面积约180平方米。2014年11月30日凌晨,在尚未达成房屋拆迁补偿协议的情况下,屋中住户被强行带离,房屋遭遇强拆,财物被掩埋毁坏。之后,房屋主人在废墟上搭建简易房,暂时居住。2015年1月7日凌晨,“大妈拆迁队”突至,骚扰住户,强力破坏门窗,之后,钩机将简易房拆毁。寒夜里六旬房主在废墟中蜷缩并无奈报警,警方当场查扣钩机。

  “‘大妈拆迁队’,有近20人,都是中年妇女,她们被别有用心的人组织起来,一人200元钱,参与拆迁。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称,“大妈拆迁队”已经多次参与当地拆迁,几次都对被拆迁户造成不同程度的身体伤害。

  另一位张姓知情人士一语道破玄机:这些大妈普遍文化程度低,法律意识淡薄,拆迁中行为过激,打、骂,闹事撒泼,即使民警去了,又能怎样?

  在多地大妈都大跳广场舞健身时,难道柘城县的部分大妈真的被利用起来进行拆迁?对此记者多方求证。

  柘城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齐广修称,还没听说这个事,需要进行了解。

  “这个事,我们已经立案查了,正在调查。不过具体情况不便透露。”柘城县邵园乡派出所所长陈建伟表示。

  柘城县公安局宣传股股长王哲告诉记者,“那个拆迁户是个老困难户,也是钉子户,事情比较绞缠,一两句话说不清楚。”随后便以出事故现场为由婉拒采访。

  看过“关于拆迁的文章”的人还看了:

1.致被拆迁户的一封信范文

2.关于房屋拆迁的公告

3.拆迁致市长的一封信

4.2017年关于征地拆迁最新规定

5.2017关于房屋拆迁有关政策规定最新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