群雄争霸【群雄争霸闹惠州①】

  诗曰:   惠州四月春正繁,忽见旌旗掩峰峦。   罗浮山下设锦座,画眉声中自手谈。   满目楸枰皆战场,驱车跃马各俨然。   行兵布阵刀风劲,剧斗悬崖剑气寒。
  几番攻防无完甲,一着妙手易河山。
  豪门盛宴称国弈,智计深远赛龙潭。
  今科大比谁为尊?煮酒还应说岭南。
  各位,却说今年象甲鏖兵,来到了岭南名郡――惠州。那惠州乃南海名胜之地,是珠江三角洲的一颗明珠。环境优美,气候宜人,境内罗浮山有“岭南第一山”之誉;巽寮湾人称“东方夏威夷”。紫荆树、画眉鸟、荔枝、海鲜是惠州的特色。
  说到荔枝。不少人会想起苏东坡的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”。这苏东坡,写得好诗,吟得好同,一笔好字,还是个美食家。“东坡肉”、“东坡肘子”都是他的绝活,听着就流口水。哎,他也在惠州呆过,整整三年。苏东坡有个好友黄山谷,也就是“苏黄米蔡”中的黄庭坚,曾经有首诗,单道苏东坡在惠州活得潇洒,其中有这么两句:饱吃惠州饭,细和渊明诗。说老苏啊,在惠州也没什么正事儿,吃饱了饭,净忙着写田园诗了。
  惠州是个好地方。经济发展,城市建设,风景名胜,物产资源,这些咱们也不必细说,单说一件:象棋的爱好者众多,业余水平挺高。听说今年全国象甲联赛要在惠州开战,用宋丹丹的话说,当地的棋迷“那是相当期待”。
  4月11日,参加全国象甲联赛的12支队伍,其中7支南方队,5支北方队。全部聚齐,来到了天悦大酒店。一时间,大堂、电梯、过道、商场,到处都是熟人,不是棋手,就是裁判,要不就是领队、教练、赞助商。他乡遇故知,相见格外亲,马戈应邀也在这一天抵达惠州,放下行囊,少不得串串门,叙叙旧,这且按下不表。
  
  第一回 胡司令妙语解颐 新赛制又成焦点
  
  当晚,主办单位在天悦大酒店举行了隆重的开幕式。借用一句老话,那是“群贤毕业,少长咸集,高朋满座”。赛场在今天晚上成了宴会厅。酒桌上有句俗话:酒场如战场。用这儿还挺贴切,今晚是酒场,到了明天,就是真正的战场了。对棋手来说,场下是朋友,场上是对手,比赛归比赛,交情归交情。别看今晚跟你推杯换盏,称兄道弟,到了明天,上了赛场,该杀你绝不手软,这就叫职业精神。
  不说宴会厅里喜笑颜开,畅叙友情,你看那门外,也是人头攒动。当地的棋迷在外面交头接耳,这个问:“看见胡荣华了吗?”那个说:“这大个儿是‘拼命三郎’吧?”后面的小矮个说:“让我看看谁是吕钦。”这话可把大伙逗乐了。都说:“连吕钦都没见过?你是广东人吗?”还有的接着又吹上了:“我还和吕钦下过棋呢!”
  每年的象甲开幕式,都有一个保留节目,那就是各队代表上台发表赛前感言。今年上台的顺序是按去年象甲的名次排列的,所以第一个上台的,就是象棋界的传奇人物胡荣华,老胡今年六十三,拾掇得特别精神,西装革履,面色红润,也不知怎么保养的,皮肤是又白又细又嫩,在众人的掌声中,迈着轻快的步子上了台。只见他凑着话筒笑道:“要说今年夺冠的最大热门,自然是广东。但我跟我们的棋手说了,今年我们上海队的任务,就是要给广东队制造一点小小的麻烦。”
  全场都被“司令”的风趣逗乐了。广东队这一桌,吕钦、许银川都笑了:湖北队那一桌,柳大华和汪洋也笑了。但笑和笑并不一样。怎么不一样?我不说,您自个儿琢磨。
  在开幕式上,棋手们私下议论最多的,就是今年的新赛制。大家还记得去年象甲的赛制改革曾引起强烈反响,今年呢,有关方面又推出了新章程:主队在四台棋中,有三个先手,这是第一条;第二,和棋红方记1分,黑方记1.5分,另外提高了胜局的分值,过去赢一盘得2分,今年提高到2.5分。你别看就这么两条,可不简单。
  怎么不简单?赵国荣归纳得很清楚。他说:“今年新赛制实际上把两队打平的几率进一步降低了,因为只有两种情况下双方才可能战平。第一种是四台棋全部见胜负了,而且是各胜两盘。第二种是主队的二个先手中,有两盘见了胜负,各胜一局,另外两台弈和,这种情况也是两队打平,其他情况全部是要分出队与队胜负的。”
  对这个新章程,我和不少棋手聊过,有赞成的,也有不赞成的,也有模棱两可的。柳大华属于支持派,为了说明问题,他还举了个例子,说:“过去吧,比如打一个客场,跑了几千里,然后下盘战略和棋或者策略和棋,几分钟就完了,这个现象不合理。现在的新赛制,就有效地控制了策略和棋,从这点上看,我觉得很好。”
  但胡荣华却不太赞成。他觉得主队四盘和棋就输掉了整场比赛,这和主队四盘输棋的结果是一样的。四盘和棋与四盘输棋的结果怎么能一样呢?这个不合理。如果说给主队四盘先手,那要是全和了算主队输,还比较说得过去。
  许银川、徐天红、卜风波等认为:改革是必要的,但不能老是改来改去,赛制要有一定的严肃性和稳定性。对主队:三先是否有利的问题,许银川打了个比方:象棋比赛拿先手,就好比乒乓球比赛中的发球权。你发什么球,是你的权利,是你有利的一面;但是你要有内容,要发出漂亮的球宋才行。而且在象棋比赛中,拥有“发球权”并不一定就能得分,就算是发出漂亮的球来,也不能说肯定得分。
  徐天红表示:“改革我是赞成的,但一个新赛制的出台,要经过科学论证和充分探讨,要有科学依据,不要匆匆忙忙就推出新方案,也不要只是我们象棋界内部的人自己在琢磨,可不可以请一些圈外的专家来共同参与呢?”
  河北队领队胡明也阐述了自己的观点:“作为一种尝试,我认为是可取的,它有可能使比赛变得更精彩更好看。但是实际结果如何,还需要实践来验证。”
  本届大赛总裁判长蔡伟林则从另一个角度透露了今年改革的初衷:“我们多给主队一个先手,但对他也有个制约,就是你要争取赢棋,至少赢一盘,你要全下和了,你就输掉了整场比赛。对于客队呢?也有一个竞争希望,在顶住对方的情况下,也要把棋下好。和去年相比,今年有了改进,去年客队的目标完全是顶和,因为他时间很少嘛,今年我们给客队同样的时间,希望他们能够去拼,因为我们同时提高了�棋的分值,过去赢一盘得2分,现在是2.5分,客队如果能先赢一盘的话,就比较有利和主动了。
  去年秋天全国个人赛结束后,我刚巧和蔡先生一趟列车,又是一个车厢,当时和蔡先生聊过赛制改革这个话题,我觉得蔡先生的观点,体现了中国象棋协会的思路。
  
  第二回 北方队出师不利 还乡团先声夺人
  
  4月12日下午进行的头一轮比赛,巧了。怎么个巧法?五支北方队全都对上了南方队,真是“无巧不成书”。
  北方队的黄金时期要追溯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。首先是从1983年开始,河北队夺得团体冠军,打破了此前南方队称霸的局面。接下来1984年在合肥,是辽宁拿了冠军,1985年又是河北。一连三届,让南方队与冠军无缘,北方好汉总算扬眉吐气了一把。然后到了1990年,由赵国荣领衔的黑龙江队,第一次夺得全国团体冠军,也算圆 了他恩师王嘉良的一个梦。1997年和1998年河北创造了两连冠。在九十年代还有一支队伍,也曾两夺全同团体冠军,那就是由北方棋手和南方棋手混编而成的火车头队。因为火车头队只有于幼华一人是南方棋手,大部分棋手都是北方人,比如傅光明、梁文斌、金波、杨德琪、宋同强等等都是北方人。但是,就算把火车头列入北方序列,在九十年代的十年里,北方队也只是和南方队打了个平手,各拿了五次冠军。
  从1999年以后,直到今年,连头带尾整十年,北方队再没染指过全国团体冠军。这期间,曾经搞过几次南北对抗赛,也是南方队赢了。如果我没记错,在天津就举办过三次,1989年、2004年和2007年。2004年在棋手的安排上还作了调整,把柳大华、于幼华分给北方队,结果北方队还是以一局小负。2007年北方队总共五名棋手中,有三位是南方人。哪三位?柳大华、于幼华和洪智。没想到还是南方队获胜,最后的比分是27比23。
  尽管北方队近年战绩在整体上不如南方,但我一直以为,就一个队或者一场比赛而言,仍然是五五开。为什么这么说?因为南北之间的差距并不像成绩所反映的那样大。在前五届象甲中,北方队虽然没拿冠军,但在前六名的队伍中。这五年,一直是一半对一半。也就是说,前六名中有三支南方队和三支北方队。虽然具体名次上,北方队稍亏点。但从抗衡的角度说,平衡并没有从根本上被打破。
  今天这场比赛,用一句新闻界习惯性的说法就是,让行家们跌碎了眼镜。首先是上海金外滩以9比1的悬殊比分,大胜去年第三名沈阳;北京威凯体育2比8不敌浙江慈溪波尔轴承;厦门港务地产本轮也大开杀戒,以3胜1和狂屠煤矿开滦股份;四名棋手中有两位非大师棋手的江苏队,以一个胜局给了老牌劲旅河北金环钢构“温柔一刀”:而以递补身份参赛的湖北宏宇,以2胜2和击败黑龙汀大庆油田设计院。
  广东惠州华轩首轮的对手是升班马四川青城山都江堰,吕钦战胜才溢,凭借这一胜局,夺冠热门广东顺利过了头道关。
  值得一提的是湖北宏宇。湖北宏宇今年重返象甲,有一定的偶然因素。2005年湖北拿了冠军,紧接着2006年湖北队让所有人傻了眼。排名垫底,惨遭降级!2007年湖北在象乙中只打了第三名,按规定前两名升甲,湖北队没戏。可谁曾想获得升级资格的火车头队放弃了,这样湖北队就幸运地以递补身份又回到象甲。柳大华喜出望外,立刻招回大将汗洋,事实证明,这是柳大华在2008年下得最漂亮的一手棋。关注大赛的棋友一定记得,去年汪洋帮助厦门队夺得象甲亚军,2005年湖北夺冠时汪洋也是主力队员之一。
  说到这儿,我想起三件事,这三件也可以说是一件。第一件,据大华老师透露,湖北队在象甲前进行了集体研究、集体备战,而据我所知,不止一支象甲参赛队却是各自准备,互相不通气儿。第二件,湖北队赛前去了趟四川,打了一场热身赛。在别的比赛中,热身赛司空见惯,不足为奇,但象甲中搞热身,还不多见。第三件,赛前柳大华接受媒体采访,调子很低,大放烟幕。
  一方面摩拳擦掌,秣马厉兵,一方面又大放烟幕,低调出征,这说明什么?明眼人不难看出端倪。记得在赛前胡荣华、吕钦等名人在不同场合也谈到,湖北队是“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”,绝对是冠军的有力争夺者。
  果不其然。开赛头一轮湖北就遭遇了劲敌:黑龙江大庆油田设计院。黑龙江队有老赵、老陶两位冠军级特大领衔,张晓平、聂铁文也绝非等闲之辈。这支队伍前五届始终稳居前六。按说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,可比赛结果却是,湖北队两胜两和旗开得胜。
  胜负是兵家常事,这句话没错。但我们从湖北与黑龙江的这场比赛中,可以引出一点思考。有人说,今年的新赛制对主队不利,从表面上看,主队有三个先手,但主队是没有退路的,你非胜不可,处在“和不起”的位置。客队呢?可以挑稳的下,往和里走,你要是敢玩粗的,强行求胜,正好,我的机会来了。
  也有人认为,客队四和即胜,如果处理不好,会变成战略上的保守和消极。结果越是想和,越和不了;老想求稳,反倒错失了战机。
  如果我们跳出某一场比赛,从整个轮次上的最终结果来看,第一轮的六场比赛,主队胜了四场,负了两场。这是不是意味着主队较为有利呢?我看未必。两队交锋的结果,最后谁胜谁负,在水平接近的前提下,关键还是取决于棋手的状态、赛前的准备,以及抽签的具体结果。抽签的结果有关系吗?有。中国古代就有田忌赛马的策略,当然,在现代竞技比赛中,这种策略并不总能得到用武之地,但具体抽签对阵的结果,毕竟也是左右比赛的众多因素之一。
  
  第三回 许仙钓渭惊涛起 神童大意失荆州
  
  第二轮比赛,有两盘棋特别有戏剧性。而这两盘棋,都直接决定了两场比赛的最终结果,又都让人感慨万千。
  先说第一盘,对局双方是广东许银川和浙江陈寒峰。这盘棋许银川前半局下得非常精彩,以至于在讲棋室里,徐天利老师在讲到双方形成马炮残棋时,就下了定语:红方胜定,这盘棋不用再讲了,红方取胜只是时间问题。
  在讲棋室听棋的棋友中,有位安详沉静的老人,戴副近视眼镜。手里拿着半棵烟,含笑不语,凝神听讲,偶或微微点头,似有嘉许之意。胸前挂的小牌子上写着俩字:贵宾。此人是谁?他就是银川的父亲许侯先生。老许是下午刚从家乡赶来的。在粤期间,我有幸和老许手谈数局,虽然老人家有意相让,使总分打平,但我心知肚明,老许是手下留情了。对父亲的棋,银川评价说:“他拿过惠来县的冠军,力量比较大,布局有自己的东西。在他这个年龄段,还能保持现在这个状态,我感觉非常不容易。”
  闲话少说。却说银川胜券在握时,小现了“短路”。大家知道,银川的棋向以绵密细腻、丝丝入扣、极少错漏著称。残局时,他若大个兵。对方便凶多吉少。何况这盘棋他大了俩兵!但是银川“短路”了,本来他双兵渡河,缠斗中弃一相,用马踩去了黑方惟一边卒,形成净大三兵的物质优势。可是接下来却连连失误,先是白丢一个过河兵,接着又让陈寒峰捉吃死马,所幸银川身经百战,方寸不乱,只见他赶紧驱边兵渡河,又施苦肉计,先后弃掉双仕一相,赢得�间,趁对手调整子力的当口,及时构成双兵联手于黑方卒林线的最佳防守阵型。在一边观战的胡司令笑道:“别小看这两个兵,抵得上全副仕相呢!”
  银川与寒峰苦斗之时,也在边上观战的于幼华和吴敏茜(浙江领队,前国际象棋全国冠军)十分关切,看到寒峰取胜有望时,不禁面露喜色。因为其它三台比赛已经结束,全部战和,如果这一台寒峰得手,浙江队将击败梦之队广东。
  没想到,这盘棋的最终结果是银川在下风中应对无误,走成了正和架子。这样,因为浙江是主队,四和即负,而广东则兵不血刃,幸运地闯过了浙江这道难关。
  这边广东与浙江死磕,那边上海与湖北也在力拼。本轮对湖北,上海队外援洪智高挂免战牌,羽扇纶巾的胡荣华由幕后走到台前,披挂上阵。胡老师在第二台顶住了汪 洋的软磨硬泡,在少一卒的马炮残棋中令对手无计可施,二四台则是一胜一和,孙勇征与李智屏握手言和,万春林则凭借先手之利,力克湖北李雪松。现在两队的最终胜负,就看第一台小将谢靖与老将柳大华的战斗了。这盘棋就形势说,是大华明显占了上风。但小谢前不久刚刚在北京“威凯杯”中夺冠,晋升为特级大师,调子不错,状态正佳。这盘棋小谢如能守和,则上海队胜出;如果小谢失手,则湖北队将根据今年的新赛制赢得本场比赛。因为小谢下的是主队惟一的后手棋,尽管这盘棋可以和万春林胜李雪松那盘对冲,但另外两台和棋,上海队都是先手和,先于和棋只得1分,后手方得1.5分,这样湖北队将以1分小胜对手。
  事关大局,小谢不敢大意。只见他一边下棋,一边忙里偷闲查看步数。很多棋友都知道,象棋竞赛规则中有一个“六十回合自然限着”的规定,也就是说,双方如果在60回合里均未吃子,则一方提出后,经裁判审查属实,即可判和。那么有棋友会问:假如求和的一方,老是利用打将或捉吃来凑步数,怎么办?问得好。对此,象棋规则中也有相应的规定。这就是“凡为凑步数而走的打将或捉吃。最多累计只算30着。”所以,小谢也不容易,查看纪录时,要扣除超出30着以外的着数,还不能算错,还要顾及棋局,毕竟棋局上不能输。若输了,所谓“60回合”就成了空话一句。
  对面的柳大华,心里跟明镜似的,小谢的心思他当然清楚。因此那棋下得是步步进逼,着着不让,不断给小谢施加压力。而小谢天赋过人,大有胡老师当年“鬼精灵”的味道,只见他闪展腾挪,移步换形,顽强周旋,一边想棋,一边惦记着步数,当盘面上出现柳大华即将强攻底线的局面时,小谢算定刚好可以凑够步数,便不假思索,飞快走子,大华打将,小谢退士,这时刚好走够60回合。小谢退士后,按钟,然后叫裁判。这时,经验老到的柳大华,置若罔闻,接走用兵破士,小谢一愣,颇感意外。裁判来到桌前时,大华说:“已经吃子了。”
  这句话,体现了老将比赛经验极为丰富。因为规则还有一条,大意是:当一方已经吃子后,则裁判将不再受理关于自然限着的申请。有旁观者惋惜地说:“小谢还是经验不足呀,他应该先别走棋,把裁判先叫过来,当着裁判的面,走出最后一着,不要按钟,向裁判提出申请,这时对方就不便再走棋了。”
  在续弈中,小谢没有放弃,顽强坚持到120回合,但阅寡不敌众,还是输掉了这盘棋,而上海队也因此输掉了整场比赛。至今仍保持着最小年龄晋升大师纪录的谢靖,为年轻也为成长付出了代价。
  
  编辑 志 强